公告:

今天是:2019年9月22日 星期日

新闻中心

更多>>担保动态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行业新闻

担保公司频频违规陷危机行业期待监管与反思

  近日,担保行业内出现了恶劣的违规放贷、违规理财事件,导致个别在行业内具有标杆作用的担保公司资金链断裂。由于担保公司是连接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的纽带,因此,它的监管缺失严重影响了两边机构的贷款资金安全及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然而在这些事件中我们也能看到,众多中小企业和金融机构对信贷资金违规流出、违规使用等问题是何等的漠视,长期下去我国的金融和经济将谈何安全。这些事件不仅应该对企业和金融机构起到警醒作用,更应该得到监管层的高度重视,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尽快出台相关政策堵住这些漏洞,以保国家金融与经济的安全。

 

华鼎、中担业务违规导致贷款企业无法按时偿债

 

  由于中担投资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担担保)“理财业务”拦截了企业巨额贷款资金,大部分贷款临近的企业遭遇到银行“追债”。而据记者了解,目前遭遇中担担保“理财劫”的企业高达250多家,而在中担担保合作的22家银行中,在保余额超过了30亿元。

  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网站披露,2012年1月30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副处长刘军、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会长李世奇、北京中小企业再担保公司总经理秦恺、北京市金属商会,会同18家同中担有合作关系银行的负责人,与中担公司全体高管举行了一次“政、银、企、担沟通交流会”。

  2月7日晚间,中担办公室工作人员张磊对本报表示,目前,中担公司正在积极处理此次的资金流动性问题,中担公司和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中小企业再担保公司的领导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

  “中担公司相关人员近期已经与公司开展合作的中信、光大、农业银行做了专门沟通,并计划2月8日去拜访北京银行进行沟通,希望能够得到银行的支持,让中担度过危机,不要给行业带来过于负面的影响。”中担相关人士表示。

  然而2月24日,凯晨世贸中心中座3层中担担保门口再次聚集了近20家企业上门“讨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由于中担担保的“东窗事发”,部分进行“理财”的企业无力偿还到期的银行贷款,面临强制偿债的风险。

  “已经收到了银行委托律师发过来的律师函,但是企业偿债能力不足,现在肯定还不上。”北京一家钢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中小企业在贷款时,都会与银行签一份协议,企业在无力偿还贷款的情况下,银行会向企业法人强制偿债。“可能卖车卖房也解决不了问题。”

  而此前,另一家在广东的担保公司——华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鼎”)也正因为相似的问题而遭遇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据知情人士向21世纪透露,华鼎资金链危机在佛山分公司率先引爆。

  华鼎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为7.6亿元,以融资担保业务为核心,兼营投融资咨询、综合资金及财务管理服务。短短八年时间内,累计担保额度超过140亿元,一跃成为广东担保业的龙头企业,相继成立了广州、佛山、东莞、顺德分公司。传闻,目前拥有客户数量仍有千余家。

  首屈一指的民营巨头担保公司沦落至这般境地,皆因其大规模违规地做“流入”业务。即被担保企业部分银行贷款流入华鼎,华鼎利用资金进行放贷获利,支付被担保企业资金利息。据上述知情人士称,华鼎与工行合作的项目中,近八成为此类业务。随着事件爆发,各家银行纷纷不再续贷,华鼎资金流便戛然而止。

  13日20时,华鼎召开公司中高层会议。据内部一位管理人员提供的参会提示短信显示,此会议“主要研究一户一策、一行一策、分部包干、分级负责事宜。”广东金融办有关官员也参与了此次会议,并在会上提出,华鼎须在近日制定一套完善的危机解决方案并就此召开新闻发布会,若方案未能让事件稍为平息,政府部门将考虑进一步介入。

 

风险源于银行监管不严和企业自律性不高

 

  那么,担保公司为何不好好的经营而要走上这个高风险之路呢?据悉,由于行业竞争激烈,担保公司一笔正常的融资性担保业务,仅有3%左右的收入。也就是一家担保公司即使做10个1000万的大项目,获得收入仅有300万。因民营担保业务抵押率比较低,若其中一个项目出现问题,将致使公司亏损几近1000万。

  “基本上,每家民营担保公司都存在流入业务的违规操作,只是每家公司的业务比例不一样。华鼎的流入业务占比高,高达5成以上,且规模大。当银行对该公司资金只进不出时,资金循环链率先断裂了。”知情人士如是说。

  业内人士透露,担保公司客户经理、银行相关人员都可从流入业务获得比一般担保业务更高的“回报”。担保公司、银行、企业三者获得共赢,一直以来为各方默许,业内也对其违规性熟视无睹。

  北京一家外贸公司负责人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三月,中担担保的客户经理找到我们企业,咨询我们是不是有资金需求。当时,我们对资金的需求并不大,但中担担保的客户经理表示,让企业向银行贷款1000万,可以放500万在中担担保进行理财,不仅不需要支付利息,甚至还有一点点收入。”碰上贷款不用利息,甚至有倒贴钱的好事,企业当然有想法了。

  “当时,企业对中担担保的规模和口碑通过各种渠道进行了调查,都非常好。在北京现场的办公环境也不错,看起来很有实力。”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经过了短暂的考虑之后,答应了中担担保客户经理的贷款提议,而这也埋下了祸根。

  而据另一家企业的负责人表示,中担担保在资金的运作中,会千方百计对资金进行“拦截”。他告诉记者,“我们企业在中担担保做的银行贷款担保,但是中担担保以抵押资产不足为由,表示资金放在中担担保是规避风险。随后便劝说企业做理财业务,结果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国有大行一位人士表示,中担担保一直以来在业内的口碑都不错,也在北京担保行业内很有名气,与多家银行的关系都非常好,银行对这种担保公司的信任度肯定也是很高的。

  但是,有企业指出,银行对风险太缺乏敏感。“我的企业在石景山,中担担保要我在酒仙桥贷款,银行也没有异议?对于资金流向,银行的风险监控也不到位。”

 

专家建议相关法规应该跟上担保公司更应该自律

 

  担保业案件的频发引来不少关注。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近日针对与民间信贷关系颇为密切的担保业展开了调查。他的调查结论是:“20%的担保公司出现资金链及经营问题。”针对担保业发展的相关问题,黎友焕接受了上海证券报的专访。

  黎友焕表示,虽然各地和各担保公司的具体情况不尽相同,但其调查的担保业相关数据可以反映全国担保行业的现状。黎友焕说:“我国担保行业实际情况相当混乱,尤其是担保公司与中小企业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拍卖行、典当行、评估公司等金融机构联系密切。有些还勾结一起从事高利贷等非法活动。因此各地情况也有所区别,比如温州、鄂尔多斯等民间信贷风行的地区,担保行业风险积累相对较高。我国担保业发展法制不健全,制度不完善,监管不到位,担保企业又不自律,不出事才怪。”

  对于担保业未来的发展,黎友焕建议:发展担保业务信心强于资金,没有资金可以想其他办法,没有信心则没有业务发展的根基。在当前担保业出现一系列问题的时候,信心快速下降,一旦市场信心崩溃,整个担保市场将不可保全。因此,监管部门应该强势介入消除风险。一方面,担保市场的混乱有待监管部门及时的监督和管理,消除一些不法行为;另一方面,银行出于维护自身利益而无顾企业生存发展的不道德行为,需要有所节制,可以给银行对担保贷款风险权重指引,避免一刀切的非理性行为。

  其次,担保企业对过去的业务应该有所反思,对当前担保市场出现的危机风险应该有所启迪。一方面,应该脚踏实地从事本分工作,杜绝违规犯法;另一方面,根据自己的条件和实力,经营业务,避免好高骛远,陷入风险漩涡。

top
快递单号购买